【沈炼】单身久了会上瘾

私心yy了沈大人,不站沈妙cp,ooc请轻喷。

我姓沈,单名一个炼字,我现在已经不在苏州了。

 我读知道当时为什么心心念念要去苏州,就象我不知道当时为什么那么执着于妙彤。那时的苏州像一块巨大的磁铁吸引我铁一般的心,至死方休,那妙彤呢?

  是愧疚吗?

  是爱吗?

  我真的不知。

  我觉得我属于她,为她豁出性命都是值得。所以......还能有谁呢?

  

  我们到了苏州,这是个水清人美的好地方。我却怀念起风沙吹脸,吃饼要去掉面皮的京城了。

  妙彤找了一个好人家。“你忘了我吧,我不爱你。”

  我认为我会心如刀割,但说实在的,没有,还有些......高兴?

  我带着友人接济的银两和我的马上路,行走南北。走到哪没钱了就在当地凭着力气和武艺干些差事,攒够了路费再上路,或许几百年后我会名叫小张。

  许是将要变天,我这样的身份一路上倒也没什么麻烦。我去了八百里云梦大泽,去了三月烟花扬州,也去了蜀地尝了尝辣,到了漠北射雕,看了大雪鹅毛。

  我觉得这样很好,只是刀还雪亮,弩已生锈。

  沿途有人手弹铁琵琶唱着“唱彻阳关泪未干,功名馀事且加餐。”好吧,我也就多吃点饭好了。

  我不知道我现在到的这个地方叫什么。我住在这里竹林深处的一间小屋,夜里闲来无事会到附近的池塘撒些芝麻,看月光下的鱼儿起起伏伏,顶礼膜拜。

  一天晚上,一个黑衣人闯进小屋,月光照在他的长刀上,泛着寒霜。

  “取我的命吧,麻烦你了,我想我大哥和三弟了。”

  那人摇了摇头,“你是长命百岁之身,寿数未尽。”

  我醒了,笑了,清泪打湿了我的玄色衣裳。

  p.s. 毕竟不占沈大人和妙彤的cp。

         还有几天就可以去电影院看沈大人啦啦啦啦啦。

评论
热度 ( 9 )

© 涠七 | Powered by LOFTER